良种、饲料、疾病、环境什么才是影响大宗淡水鱼养殖成败的关键因
发布时间: 2022-06-11 01:03:48 来源:英皇国际官方网址 作者:英皇国际平台登录

  2017年9月22日在安徽阜阳举办的“2017年大宗淡水鱼绿色高效养殖技术”培训会圆满闭幕,几位专家的精彩报告赢得听会嘉宾的一致认可,会后我们中国水产养殖网向演讲嘉宾邹桂伟研究员进行了一次更深层次的专访。

  邹桂伟是国家大宗淡水鱼产业技术体系遗传改良研究室主任,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所长,是我国淡水鱼类遗传育种领域的学术带头人之一,华中农业大学和南京农业大学硕士生导师,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兼职教授,中国水产学会《淡水渔业》杂志编委会主任委员,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委员,湖北省水产学会副理事长。主持国家级科研项目12项,发表论文100多篇,合编专著5部。

  邹桂伟:刚开始接触这个行业是在1986年,那年我大学刚毕业。因为在大学里学的专业是淡水渔业,第一年工作就来到长江水产研究所,一直干到现在,有31年了。刚开始以鲤鱼育种为主,后来也做了草鱼、鲢鱼相关研究,如:克隆草鱼、鲢纯合系、主要采用雌核繁育技术。我们育种的过程先是繁育,再从繁殖后代中选择性状优良个体保留下来。

  郑露:目前大宗淡水鱼发展还是非常可观的,邹教授能否从养殖面积、产量、模式等方面做个概述?

  邹桂伟:大宗淡水鱼是淡水鱼类的主导,产量占淡水鱼类总产量的60%以上,年产量在1800万吨以上。养殖面积不太好统计,因为养殖模式多样化,有大水面养殖、小水面养殖、池塘养殖、还有网箱养殖。每年国家统计的淡水鱼养殖面积一般以产量做参考的,至于这1800万吨产量是多少水面养殖出来的,不好具体计算。

  目前的养殖模式主要还是以池塘精养为主,水库粗养为辅。湖北地区就是以池塘养殖为主,湖北现在大宗淡水鱼类养殖和特色水产养殖比重为7:3,少数地区占比为6:4。也就是说60%-70%为大宗鱼养殖,30%-40%为特色水产养殖。比如湖北荆州市的养殖结构调整后,特色淡水养殖占到40%,特别是近年来兴起的一股小龙虾热潮,很多养殖户都转行养这个。湖北也是全国淡水产业的大省,现在湖北稻田养虾、养鳖、养泥鳅这些模式都非常好,效益高。

  郑露:目前有没有探索出更新更好的大宗淡水鱼养殖模式呢?

  邹桂伟:我国大宗淡水鱼有着千年的养殖历史了,新的养殖模式不多,目前池塘生态养殖已经是很好的模式了。大宗淡水鱼这7个种类是根据各自生活习性分位,鲢鳙鱼在水体上层,中层是草鱼、鳊鱼,底层是鲫鱼、鲤鱼,充分体现了池塘水位的分层、空间的利用、食性的搭配等方面的优势,同时这种混养模式已经被国际认可。我觉得这已经是非常经典的养殖模式了,很难再被超越,后期在比例调配方面需要不断探索。当然现在在我国推广应用的还有“跑道”池塘循环水养殖新模式,效果也不错。绿色高效的大宗淡水鱼养殖模式正在研究中。

  郑露:目前大宗淡水鱼养殖方面存在哪些问题呢?

  邹桂伟:第一个问题,池塘老化,基础设施落后,这也是最大的问题。现在的养殖池塘基本都是上世纪70-80年代修建的,长时间养殖有老化现象。老化的池塘淤泥比较深,池子就浅了,影响水位,容量就小。有害微生物增多,导致疾病频发,这就是面临的第二个问题了。病害比如:草鱼出血病、鲫鱼的大红鳃、鲤孢子虫病等。

  第三个问题是养殖户整体养殖素质不高,对现代新型渔业不太能接受。老一辈渔民没什么文化,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养殖带有很多盲目性,对新技术、新品种、新模式接受能力差。

  第四个问题,目前绿色高效养殖模式不多。我们所要求的是利用现代的模式、设施、装备来建立绿色高效养殖模式。就比如混养是非常好的养殖模式,但是如何调配混养鱼类的比例,让效益更高,这是有待探讨的。另一方面,国家现在对环保问题非常关注,各行各业的发展都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比如畜牧业中的养猪场、养鸡场等都得有自己的一套污水处理设施,在水产养殖业,由于养殖过程中大量投饵、喂药,对环境还是有很大影响的,这就要求探讨出一种绿色养殖模式。

  郑露:邹教授主要是做大宗淡水鱼新品种研究的,选育优良性状是因为种质退化问题严重吗?

  邹桂伟:也不是说种质退化严重,是因为鱼类长期近亲繁殖,加上渔民保种技术不过关,导致某些优良基因丢失,生物多样性下降。长期养殖,优良性状开始退化,出现性早熟、生长慢、抗病力下降等现象,所以国家很重视育种问题。在“十三五”期间,国家有可能启动实施农业种业重大创新工程。一直以来,国家就很重视种业发展问题,也一直作为国家科技计划在实施。正是在国家政策的支撑下,我们最近几年培育的新品种较以往多得多。

  育种是一项周期长的工作,只有国家和社会各界的连续支持,才能不断产出好品种。就比如草鱼,是大宗鱼类第一大养殖对象,但是目前没有一个新品种,所以现在国家把草鱼育种放在很高的位置。这项工作不太好开展,因为草鱼生长4-5年才能性成熟,如果选育过程中需要繁育5代,在中途不出现任何问题的情况下都要花费25年时间去研究。一旦中途出现问题,可能就需要30年,甚至更长时间,这样的话可能要几代人才能完成这项育种工作。

  另外,由于大宗淡水鱼中的四大家鱼个体大,养殖周期都很长,传统选育方法可能不行,这就需要开发缩短育种周期的新技术。目前也出现一些新技术,比如说用基因标记辅助加快基因选择,针对目标性状给基因进行标记,这样会极大缩短育种周期。

  邹桂伟:选育新品种,首先在生长方面,产量相同情况下,我们把更多精力放在提高产品质量上来。比如大宗鱼很多种类的刺多,我们就朝着将新品种培育成刺少的目标去努力。提高新品种的肉质,除了肉质改良,另外还要培育适合加工、抗病的新品种。

  再比如鱼的抗病性,用药毕竟不是绿色养殖,这就要从根本上去提高鱼种的质量,让它本身就具备抗病能力,这样老百姓养殖过程就会少用药,鱼类生长也加快,肯定能较大程度提高现代渔业的整体水平。

  郑露:邹教授团队在育种过程中遇到哪些比较棘手的问题?

  邹桂伟:首先,保种问题。因为选育过程比较长,比如说我的目标是选育生长好的优良性状,等到发现子代有这个优良性状时,再去找它的亲本,但是找不到或者亲本死掉了,这是最头疼的。鱼类毕竟是活体的,不像农业生产中的大豆、稻谷,晒干了把种子留下来,也能保证它的基因不会丢失。鱼类生长在水里,一旦缺氧或者发病就会死亡,这样我们的研究就前功尽弃了,可能十几年的结果又要重新开始。保种难度大,但是又非常重要,这是非常棘手的问题。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也总结出一套经验,“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要建多个保种基地。

  第二个问题,基因标记,不是说所标记的基因一定和目标性状紧密相关。一般一个性状是由多个基因控制的,全世界已有明确标记的就是牙鲆的淋巴囊肿病毒基因,含有这个基因标记的就代表抗病或者不抗病,能够明确对应起来,全世界也只有日本做出了这个。我们国家做这个还是有难度的,要把基因组解析,遗传解析这些工作都做好。以前我们选育都是通过表型选育,就是从后代不得病个体中选择抗病基因,事实是不得病个体也不一定具备抗病基因,盲目性强,因此定向育种要加强。

  郑露:目前主要是鲫鱼、鲤鱼、鲢鱼的新品种培育吗?

  邹桂伟:不是。现在7个大宗淡水鱼都在开展新品种培育研究,还有其它淡水鱼类,如罗非鱼、鳜鱼、鲈鱼等都在开展新品种培育工作,只是鲫鱼、鲤鱼目前培育出的新品种数量更多一些。所谓“育种”,就要通过多代选育,不是一代就能把性状稳定下来。选育代数一多,产出就慢,新品种出来就慢。目前选育比较多的是鲤鱼、鲫鱼,因为他们周期短,一两年就达到性成熟,选育一代时间短。像青鱼生长周期为六年,草鱼为五年,周期太长。所以前面我说要开发新技术,缩短育种周期,比如基因标记,只要后代含有标记基因,不用多次选育,运气好的话可能一代就能成功。

  郑露:大宗淡水鱼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新品种有哪些?

  邹桂伟:比如建鲤,使得鲤鱼更新换代。异育银鲫、异育银鲫“中科3号”、彭泽鲫和湘云鲫等,也使鲫鱼良种覆盖率达到100%,更新了一两代。我们团队自主研发的新品种有颖鲤、荷元鲤、长丰鲫、长丰鲢,20多年了,颖鲤还在继续做。我们团队的“长丰鲢”发展也比较好,现在全国有25个省份在推广我们的“长丰鲢”。这个新品种是2011年审定的,到现在才6年,目前在陕西等个别省份良种覆盖率已经达到100%。

  邹桂伟:因为它的亲本是从长江里来的,又是我们长江所培育的,有着两个“长”,“长”还有“永远”的意思,“丰”就是丰收,就是希望这个新品种永远长久丰收。

  郑露:邹教授报告中有个观点是“在影响淡水养殖动物生产效益的几大科技因素中,良种的科技贡献率达50%”,能具体讲讲吗?

  邹桂伟:主要从这三个方面来讲:第一,在同样的养殖环境下,新品种能增产。比如某个体生长增加15%-20%,整体产量就会增加很多,个体生长快,能节约饲料,降低饵料系数。第二,增效,苗种好,抗病力强,整个养殖过程就能少用药。第三,品相好,肉质好,卖价高。为什么叫“种”,就是本质问题,大量统计数据也表明种质好的鱼类整体经济效益更高。

  邹桂伟:新品种在推广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老百姓一开始不接受,大多数人对新品种还是不了解,甚至说很陌生。但是总会有敢于冒险的人,说先养殖看看效果怎么样,通过尝试养殖以后,发现不错,带动作用非常大。一旦有个示范户,现身说法,比打广告做宣传效果好得多。

  就比如我们的“长丰鲢”和普通鲢鱼,都是二三两的规格放下去养殖,密度也差不多,同样的管理,别人能长到三斤,我这个只能长到两斤,我就会问这样的苗种从哪买的,他就会说,我这可不是一般的苗种,是新品种,这样大家都会效仿,老百姓之间的裙带效应最关键。我们目前的推广体系也比较好,有试验站,先少量的养殖试试效果怎么样。

  只要老百姓对新品种充分了解之后,需求还是比较迫切的,毕竟能增效,同样的投入,产出增多。我们作为品种研发单位,不能完全搞推广。当然,也有些新品种审定后没有得到推广,从品种审定规范来说,它是符合要求的,但是在实际生产中,由于养殖规模太小,推广没有太大意义。

  郑露:今年大宗淡水鱼市场行情怎么样?预测未来产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邹桂伟:行情是根据市场情况波动的,今年的行情整体比以往好。因为近几年养殖结构在调整,国家提出“减量增收,提质见效”的政策方针,有些养殖户减少养殖面积,还有一部分转产转业了,比如很多人转行特种水产养殖了。未来大宗淡水鱼会朝着绿色、高效、有机方向发展。会建立一个“资源更加节约,环境更加友好”的产业养殖体系。

  郑露:大宗淡水鱼类养殖周期长,养殖过程不确定因素太多,邹教授对养殖户有哪些建议?

  邹桂伟:养鱼先养水,水质一定要养好。水质没有调好,肯定影响鱼类生长。很多养殖户害怕鱼生病,今天杀虫,明天杀菌,非常盲目,把一池水都养成药水,所以对养殖户多进行培训,增强水质调控技术。现在也有不少模式,像生物浮床、散式湖泊还有近几年比较流行的循环水技术等都能改善水质。第二,引导渔民正确用药。要提前预防,防病大于治病。第三,对良种意识要提高。虽然现在养殖户对新品种的接受力大于以前,但是良种的覆盖率还是不够,还需要普及。

  郑露: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谢谢邹教授的精彩分享!

  我国大宗淡水鱼养殖历史悠久,养殖技术领先于国际水平。自1972年召开的全国首次水产育种会议以来,我国进入了水产育种的新阶段。45年来,采用杂交育种、群体选育、家系选育、细胞工程等技术手段,截止2016年底,全国通过审定的水产新品种共182个,其中,引进种30个,自主培育的新品种152个,自主培育的淡水养殖新品种69个。正是因为前辈的不断探索与努力才有了今天这么多科研成果的出现,这是科研的进步,更是社会的进步。我们普通水产人能做的,就是尽己之力,去宣传、推广、利用这些来之不易的新品种。如何更好的将这些新品种发挥到最大效益呢?正如邹教授报告中提出的:“良种必须要有良法来配套,再好的良种,若没有配套的养殖技术(如养殖模式、饲料供给、疾病控制等),也很难发挥良种的作用”。养殖户在日常管理、生产中,一定要有一套科学的养殖模式,勤做笔记,多学习、多交流。

上一篇: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有所回落 但英国通胀还远未见顶 下一篇:双星新材:目前公司原料有一定储备 未来我们将持续做好大宗材料
  • 电话:0351-7028907
  • 服务电话:4006026858
  •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高新街9号瑞杰科技B座8层